抗疫一线“摆渡人”:疫情彻底结束之前,我不“出院”

新华社银川3月4日电(记者马丽娟、范思翔)尽管几天前宁夏固原市原州区被划定为疫情低风险区,贾海功还是会在睡梦中突然惊醒。

一摸手机,哦,搞错了,没有来电。

贾海功是原州区人民医院的救护车司机,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,他被抽调专门负责转运发热病人和外来人员。从大年初一到现在,一直住在医院没回过家。

“刚开始任务比较集中,有次晚上出了36趟车,最忙的时候连着两天两夜没睡觉。”贾海功说。

疫情防控,丝毫马虎不得。原州区11个乡镇,最远的40公里路,只要有人发热咳嗽,乡镇负责人就会给他打电话,同时他还要负责去火车站将返乡的人送到隔离点,常常半夜出车。

救护车司机是抗疫一线“摆渡人”,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支援救治工作。“军人的作风就是不讲条件、不讲困难,保证完成任务。”作为一名退伍军人,贾海功说,在抗击疫情的“战场”他不能退缩,关键的时候要顶上去。

虽然固原市连续十几日都没有新增确诊病例,医院增加了司机班人手,但贾海功依然精神紧绷。“复工复产后外来人员多,疫情防控还是不能松劲。”他说。

距离原州区300多公里远的银川市,仍然是疫情防控的重点地区。银川市紧急救援中心的司机韩宁峰24小时待命,负责将确诊病例转运到新冠肺炎定点收治医院——宁夏第四人民医院。

韩宁峰是一名老党员,担任了20多年的救护车司机,曾在抗击“非典”、玉树地震时参加过救援转运。此次救援中心抽调人员组建特勤组时,他也立即报名。“这种特殊时期,党员就应该勇于担当,冲锋在前。”他说。

和平时不同,转运新冠肺炎患者要使用具有消毒功能的负压急救车,而且每次只能转运一位。由于防疫措施要求高,加上消杀等环节,每完成一次转运任务常常需要两至三小时。

“一天最多的时候转运了三四名,给车消完毒回到家已经凌晨两点了。”韩宁峰说,每次出车都要穿防护服,戴护目镜、口罩、手套等,“我们不是第一次面对疫情,防护很到位,只需要专心做好该做的事情。”

唯一让韩宁峰放心不下的,是今年要参加高考的女儿。妻子电话里给他宽心: “现在正是用人之际,你安心去干,家里我来照看。”

这段时间宁夏不断传来患者治愈出院的好消息,但由于工作的特殊性,韩宁峰等救护车司机至今依然住在隔离区,每人一个单间,还不能“出院”。

“既然选择从事急救工作,就意味着要去奉献。将患者尽快送到医院,得到及时救治,就是尽到了我们的责任。”韩宁峰说。

贾海功也住在医院的隔离区,他们一家人只能在视频里见面。“疫情结束后,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好好睡一觉。”贾海功说。

在疫情彻底结束之前,他们都还将继续奋战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techancient.com